秦二半

如果说有谁的写文速度如同龟爬,那应该就是我了吧。

【蒜茄】我怕不是有个假的戒仆②

>cp蒜茄

>小学生文笔是最重要的

>前面总想说些什么但是死活不知道该说啥……




2.

 

夜刃原本召唤辉者的目的是收拾法塔。

 

但现在看来,这个目的是多么的愚蠢。

 

革新对于死板顽固的人来说是灾难,而对于创新易接受者却是一次上帝的恩惠,几百年人类科技的发展速度不可谓不快,这其中的跨度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叹为观止,跃跃欲试,更何况,有些人天生热爱新事物。

 

而这个“有些人”里,就包括他家戒仆。

 

他看着满地的狼藉,伸手拦住抱着快递盒路过的辉者,戒仆这会看起来倒是开心得很,那身边冒的粉色小花都快实质化闪瞎了夜刃的眼。

 

又网购了?夜刃斜着眼瞅他。

 

辉者点点头,笑得灿烂。

 

自从前几天这人学会了用电脑网购,就彻底沦为不分日夜疯狂网购大军中的一员,以清空购物车为终极目标,夜刃眼睁睁地看着账户里的钱以十位数的单位量减少并且不分昼夜,愈发痛恨起灵体不需要睡眠的体质,存款伴随着时间哗啦啦地流走,每天来送快递的快递小哥差点踩烂了虚构的门槛。

 

买的什么?夜刃打量几眼快递盒,挺大的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个啊……嘿嘿,茄子你懂的。辉者咧着嘴朝夜刃挤眉弄眼,笑容灿烂到足以上升到被称为猥琐的程度,古典法师恶寒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某些18禁的东西。

 

原来已经这么可怕了吗?!

 

他面临的已经不只是财务问题,还有思想教育的问题了吗?!

 

但瞅着辉者这明显二十几岁的模样,还真不好说些什么,成年人的爱好谁没有啊?年轻人冲动一点很正常,他年轻那会还私藏了不少小画册呢,必须的生活需求他要是扼杀掉那这家伙显得多可怜啊。

 

想说却不能说的感觉憋得夜刃有点蛋疼。

 

但……还是少买比较好,就算他不打扰辉者的私生活,存款也遭不住啊。

 

他还是觉得他们有必要谈谈。

 

 

 

 

 

 

 

 

辉者。夜刃叫他,顺带扒拉出来这几个月的网购记录说。咱俩谈谈。

 

谈什么?辉者抱了个西瓜坐到夜刃旁边,一掌劈开,放下一半,另外一半拿勺子挖着吃。

 

哇哦你好样的,专门拿个瓜态度很不端正啊?

 

二话不说把厚厚一沓子记录拍到辉者面前,夜刃撂下一句“谈咱们家存款”就伸手去抢西瓜,出手迅猛大有让这瓜粉身碎骨的架势,辉者反应不慢大吼一句“茄子你冷静那是钱买的瓜!”就扼住了夜刃所有动作。

 

……好吧,迁怒于瓜不是一个老年中二病应有的素质。

 

可我买的都是塔里经常要用的啊?辉者抱回西瓜,划拉着瓜籽,一件件数他买回来的东西。  茄子你的厨具太老了一点也不好用,我就重新买了一套,还有那些床单被套洗漱用品啊什么的至少用了几十年了吧?牙刷我就不说了网上科普讲至少三个月换一次我看你买了那么多牙刷肯定有注意这点,可是内裤这些贴身用品总得勤换着些吧?虽然我每天都有给你洗但穿了这么久内裤它也很可怜它也想退休的啊,以及即使茄子你是个法师可关键时刻近战技巧总得掌握些,你看看你细胳膊细腿的估计我拿一根手指头跟你打都能把你撂翻在地,所以咱们是不是得买点健身器材练练……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辉者长臂一捞抓出来夜刃兜里的iphone,抠着上面新帖的膜。

 

我看了下网购记录,茄子你……每隔几个月就换新的手机、iphone和电脑,我买的东西连那些花销的一半都占不到好吧?

 

你懂个啥!科技产品更新换代很快啊!

 

夜刃张牙舞爪抢回iphone,心疼地看着被抠起来的边边角角,怒瞪一脸泰然的吃瓜辉者。

 

那也没必要老换新的啊。

 

这是我对iphone的爱你这种家伙怎么会懂!


夜刃心说我果然是眼瞎了怎么刚开始没发觉这家伙的老妈子属性,嘿我还就忍不了这暴脾气,到底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这才多久就敢造反了,吃着我的瓜睡着我的床花着我的钱糟蹋着我的塔你还有理了是吧?买些18禁的东西你怎么一点都不羞耻啊?看辉者这幅样子,越想越气气到飞升夜刃干脆麻利揪出魔闪弓对着辉者“啪啪啪”三连发,但辉者好歹生前也深谙拳脚功夫,反应不慢双手一撑跳出半尺远,只可怜了来不及带走的瓜,被炸得尸骨无存。

 

卧槽茄子你干嘛!

 

哎呦你还敢躲!辉者脚尖刚刚沾地,倏尔破土而出的几条黑影就将他牢牢固定在原地,没有武器根本束手无策,夜刃吐出一口浊气,举起魔闪弓瞄准动弹不得的辉者,辉者被束住双脚无法躲避,挣扎之余眼角瞥到了前些天杂乱堆在地上的书本,怔了一下随即迅速向后仰倒,正好躲过一发魔闪弓,这会倒还要感谢固定双脚的黑影,辉者伸长手臂抓住最近的一本书,起身瞬间使了十成的力气向夜刃扔过去!

 

那本书本就不薄还被辉者施加了如此大的初速度,速度和力道都不是盖的,夜刃躲闪不及小腿被砸了个正着,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向前扑倒,束缚魔法失效,辉者翻身冲过去在夜刃脸着地之前接住他。

 

然后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就感到太阳穴被抵上什么东西,小心翼翼咽了口唾沫,辉者低头对上夜刃满是怒火的眼睛,讨好地笑了笑。

 

那啥……茄子,吵架不至于动真格的,不如你先把魔法收起来我们有事好商量……呗?

 

夜刃:呵呵。

 

 

 

 

 

 

 

 

 

 

这很不对。

 

非常不对。

 

夜刃很奇怪,为什么只是劝诫一下仆人珍惜主人的信用卡,两人就能打起来【虽然是他单方面】,打起来也就算了,最起码让他这个当主人的打赢赚赚威严吧?结果还打输,打输了也就算了,但这莫名其妙的负伤是怎么回事?原来自己的体质宅了几百年后变得这么弱了?

 

他把青紫甚至渗出血丝的左小腿搭到桌子上,转头看向把自己缩成鹌鹑的辉者,辉者察觉到夜刃投过来的视线,脖子一缩然后颤颤巍巍地去翻药,找到后就准备给夜刃上药。

 

停。夜刃看辉者的眼神宛若看一个智障,你干嘛?我一个吸血鬼还要上药?

 

这句话说完他就觉得不对劲,自己一个吸血鬼,塔里哪来的药?

 

辉者罕见地没回话,夜刃撇撇嘴不再多想,看着腿上痕迹已经消失殆尽,他放下裤腿站起来,撇下一句“那你把这烂摊子收拾收拾”,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有时间不如多背书,谅辉者这两天也不敢再乱买东西了。

 

夜刃心情诡异地好了起来,他哼哼两句调子,没看见背后辉者眼里闪烁的光。

 

 

 

 

 

 

 

 

 

 

日子该过的还是要过,夜刃和辉者商量好了关于网购的一切条款,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一句“买东西可以,但买之前必须要我同意”。

 

很公平的约定,然后他笑着拒绝了辉者所有买健身器材的建议。

 

夜刃坐到厨房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刚从冷藏柜里取出来的血袋,翻开一本魔法原典,喊了一声炒菜的辉者。

 

辉者,饭做好了跟我说一声。

 

嗯?可是茄子,血族不能吃人类的饭菜啊。

 

你傻逼啊,谁告诉你我想吃了。夜刃不耐烦地把脚翘起来,书页翻得“哗哗”响,让你叫我一声我好回房间了再继续看,不然呆在这等着被馋死吗。

 

还有你明明是个亡者就不要吃饭了好吗,弄得塔里一股子油烟味。

 

但你给我做了戒指,那就相当于我现在也是有肉体的了,不吃饭虽然不会死但超级不习惯啊。打开抽烟机后伸长胳膊取来盐罐,辉者一边撒盐一边扯着嗓子回话,抽烟机声音贼大,夜刃竖起耳朵才听全了句子,顿时不高兴了。

 

那你好歹顾及一下我啊?你知道一个几百年只喝冷藏血液的血族闻着料理的香味却不能吃有多痛苦吗?你还炒茄子,是不是早存了对我下手的心了?说着夜刃撕开血袋灌了满满一嘴冰凉血液,然后皱着眉咂舌。几百年来天天喝这个,鲜花都能喝成翔。

 

那茄子你可以拿了血袋就走的啊?辉者在心里咕哝一句,但直觉让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辉者看夜刃一脸扭曲,熄了煤气,随便把自己的大油手在夜刃网购送的蓝色碎花小围裙上抹了两下,凑过去,说。

 

那要不然茄子你还是尝尝我做的饭?我觉得味道挺不错的。

 

夜刃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辉者,仰头灌完血袋里剩下的血,深吸一口气。

 

辉者一看这架势惊觉不对,还没等转身撒丫子开溜就眼睁睁看着夜刃对准了他——

 

噗——

 

卧槽茄子你干什么!

 

辉者猝不及防被喷了真正意义上的一脸血,手忙脚乱拿衣袖一顿胡擦,还退后两步害怕血滴到夜刃身上。

 

哦看我对茄子多好。辉者暗搓搓地想,这种情况下都不忘护着他。

 

你只是因为把我的衣服也弄脏的话你要洗两人份的衣服而已。夜刃瞬间就察觉了辉者的小心思,“好心”提醒道。

 

再说,你,让我——夜刃指了指辉者,又指了指自己——一个血族,去吃人类的饭。

 

夜刃抄过手边的一个土豆砸得辉者哎呦直叫。

 

你这家伙潜心埋伏了那么多天,终于按捺不住要谋杀本魔导士了吗?

 

我不是我没有啊!

 

夜刃把头转到一边表示我不听我不知道。

 

呵。在辉者看不到的角度,夜刃嘴角扯出一个笑,魔法原典的大仇已报得。

 

对了茄子!还记得你之前买的烤具吗?

 

辉者一拍脑门,拍了满脑门血手印。

 

那个啊,快到了。

 

那到了之后我给你烤血块吃怎么样啊?血块总能吃吧?

 

脑中突然冒出辉者先前做的鸭血粉丝汤味道的香醇,夜刃愣了一下,随即立马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绷紧下颚告诫自己不能因为口舌之欲而被轻易诱惑。

 

对,没错,夜刃你可要挺住咯。

 

要不然老脸不保。

 

 

 

 

 

 

 

 

 

 

三天后

 

夜刃窝在小板凳上,手里捏着烤血块,左右开弓。

 

他在心里催眠自己:没事,脸不重要。

 

茄子你脸上吃到血了。辉者坐在旁边吃一串豆腐,他随手抽了张纸去擦夜刃脸颊上面蹭到的血,夜刃也没管,任他离自己这么近。

 

于是,当莉萝.艾从隐者中出来的时候,撞入视野的第一幕,就是辉者和夜刃靠在一起的身子,以及辉者还没来得及缩回去的手。

 

 

 

 

 

——————

莉萝.艾:。

 


我觉得果然还是把对话的双引号加上吧……


评论(1)
热度(16)

© 秦二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