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二半

如果说有谁的写文速度如同龟爬,那应该就是我了吧。

【蒜茄】我怕不是有个假的戒仆

>cp蒜茄,小学生文笔惨不忍睹……

>努力想写日常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有的话怕别是个长篇

>他们真好啊,把原作漫画三刷后觉得这两家伙简直太可爱了

>打call!!疯狂打call!

 

 

 

 

“你胆子倒是不小,弄成这惨样还敢找我啊?”

 

将狼狈的室内扫视一圈,空旷的环形书架上落下的书几乎堆成了山,空气中闪着细微浮尘粒子的细碎光芒,夜刃把手里的书夹到腋下,看向他的戒仆。

 

“我原本是有认真收拾的。”

 

灰白发色的戒仆回答,端的是一脸理直气壮。

 

“所以这就是你收拾的结果咯?”

 

“不……这是个意外。”

 

戒仆严肃地告诉他的主人,他作为一个刚刚被召唤而来做成戒仆的亡者,对身体的掌控或多或少都有些不适应,而且他生前原本是个剑士,最不缺的就是蛮力,这才第几天就让他做整理数量如此庞大书籍的工作,对这种精细活,出点小状况还是无可厚非的。虽然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好看,但他保证会在三天之内收拾好自己弄下的烂摊子。

 

信你才有鬼。夜刃面无表情,三天前你就是这么说的。

 

三天前弄乱的只是最低等的魔法原典,三天后连中级的都惨遭魔爪。

 

别这么说嘛。戒仆笑的一脸灿烂,胳膊一捞就搭上了巫师的肩膀,声音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清越健朗。有一有二不会有三,这次我一定收拾得干干净净。话说回来今天晚上吃什么呀?蒜拌茄子怎么样?

 

麻烦别对我的魔法原典用“干干净净”这个古怪的形容词。夜刃身子一偏甩掉戒仆的胳膊。

 

你能不能换个菜色,天天蒜拌茄子。还有,我一个吸血鬼,吃什么饭?

 

你脑壳里怕别是个蒜瓣吧。

 

 

 

 

 

 

 

戒仆的制作方法是夜刃从毁灭隆音那里学来的。

 

当时毁灭隆音在告诉他如何制作戒仆后有询问过他为什么不直接召唤隐仆,武者仙境里的隐仆毕竟要比不知道从哪来的孤魂好得多,而夜刃只是在对方的手术刀落在自己身上之前说,他只是觉得连脸都没有的隐仆在自己的法塔里走来走去怪渗人的。

 

比如说哪天晚上他起来上厕所,却发现厕所门前立着一道蓝汪汪的人影,仔细一看这人影正在刷地,再仔细一看居然还是个没脸的主,那他估计会吓得把尿憋回膀胱然后魔闪弓啪啪啪全弹连发,毁了厕所不说还能让自己体会一把什么叫鸡儿不放假。

 

别闹了,会憋死的。

 

堂堂不死黑魔导士的脸往哪搁啊?

 

同样是收拾法塔,这么一看,孤魂可比隐仆好多了。

 

于是就有了这家伙。

 

戒仆在身体完全凝形的第一时间就对夜刃绽放了个标准的八颗牙笑容,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连眼睛都没睁开就知道夜刃在哪里的,白森森的牙齿伴随着召唤阵还未熄灭的光阴森得活生生一个来讨命的鬼,夜刃在脑内疯狂敲钟说你一定要绷住绷住咯,哪有主人会被仆人吓到,还是被一个笑吓到的?要是这样的话可就不只是他的脸往哪搁的问题了。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悄悄在屁股上抹了把手心的冷汗。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我吗?我想想啊……戒仆微微皱起眉头回想,手指摩挲着双刀的刀柄,夜刃这才开始注意他未来戒仆的穿着打扮——白偏灰的发色,还算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淡橙色镜片的类似太阳镜一样的眼镜,像是燕尾服的正装,配对的双刀,脚踩连小腿都包裹起来的钢靴,居然还一丝不苟地打了领带,上面印了他似曾相识的图案。

 

夜刃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试图从属于吸血鬼那百年庞大的记忆里寻找关于这身装扮主人的蛛丝马迹。

 

灰白发色……双刀……还有那副眼镜上有他厌恶的圣地气息……

 

啊。一个名字从积满了灰的记忆旮旯拐角里被揪出来。

 

“你是……圣徒辉者?”“想起来了!我叫辉者。”

 

原来你认识我啊?圣徒辉者睁大了眼,满脸的开心,长腿一迈从召唤阵里出来,低头对上夜刃湛蓝双瞳。那真是太好了说实话死了太久差点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你是个巫师对吧?你认识我的话会方便很多啊!辉者笑得灿烂极了,夜刃却觉得倒霉极了。

 

夜.血族.古典巫师.刃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iphone在上,我还是选择隐仆吧。

 

隐仆是吓,这家伙直接就开杀了吧?

 

吸血鬼和巫师好像不论哪个都是圣地的屠戮目标啊???

 

你怎么不说话?生病了吗?辉者依旧满脸天真无邪,然而在夜刃看来他现在表现得有多无害,背地里就会给自己捅多深的刀,看吧他的拟似冰亡和第二闪光仿佛已经蠢蠢欲动了不是吗?

 

要知道孤魂召唤都是随机的,世界上的孤魂千千万,再说圣地的人死后都由天堂收纳,一般只有主动背叛圣地的人才会成为孤魂,所以他到底是干什么了才会运气背点到好死不死招来一个圣徒啊?

 

本着好歹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不能就这么轻易地狗带的信念,再加上不死黑魔导士的中二加持,于是夜刃当机立断闪电般出手扼住辉者双腕,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当当之势咬破食指,以血液为媒介在对方身上设下终身仆役的死契,这种契约强制约束为“仆”的那一方不得伤害“主”方,哪怕是起了心思也会受到惩罚。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在瞬息之间,夜刃内心舒爽地想:

 

呵,愚蠢的圣徒,你怕是在发现我是巫师的那一刻就起了杀心,那么就好好享受契约惩罚带来的痛苦吧!

 

然后便是沉默,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嗯?刚刚那是契约吗?不过也是,既然召唤我来就一定是为了什么事情……

 

圣徒辉者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似的兴冲冲发出疑问,半分影响都没受的样子。

 

……嗯??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为什么要有反应?不过刚刚确实感到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灵魂上盖了个章。

 

辉者歪头,表情迷茫得像是楞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可是个巫师啊,还是个吸血鬼。

 

原来你还是个吸血鬼,吸血鬼巫师很少见嘛,但是那跟我有没有反应有什么关系?

 

巫师加吸血鬼哎!圣地的首要围剿目标!你脑壳是坏掉了吗!

 

夜刃加大声音强调了“巫师”和“吸血鬼”这两个名词,然后试图从对方脸上找到一点点杀意,但他失败了,辉者笑得愈加灿烂,夜刃想来一发冯力场飞弹给这个家伙清醒下坏掉的脑袋。

 

所以说死太久了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还啰啰嗦嗦的干什么啊?

 

……F**K

 

……算了,你过来,既然是戒仆就得给你做个容身的戒指,我想你应该也不想去武者仙境。

 

看着辉者傻不拉几的笑容,夜刃不说话了,低下头,翻找着制作戒指的材料,可耻地沉默了。

 

他觉得刚刚那个风声鹤唳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傻逼。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不死黑魔导士?这名字怎么这么麻烦啊。

 

看你发色,不如就叫茄子吧?

 

夜刃猛地转身对辉者的腹部迅速出拳,摘下无名指的辉者之戒,悬在火蝙蝠的粪便上方,轻飘飘递给辉者一个眼神,淡定地笑了。

 

然后,辉者也笑了,一滴冷汗从脸侧滑下。

 

……请原谅我,不死黑魔导士大人。

 

嗯,乖,看到那边那堆魔法原典了吗?去把它们放好吧。





评论(10)
热度(24)

© 秦二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