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茄】以我为食

>原著向注意

>新人发文注意

>蒜茄不拆不逆!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其实我原本想开车来着,但,车技不成【悲痛脸】

 

 

<< 

 

你还挣扎什么呢?

 

夜刃背靠天台冰冷咯人的铁围栏,心情平静地等待下一次死亡的到来,他对自己说:

 

不死的黑魔导士对敌人露出这等不堪的模样,与其如此,不如留个好点的姿态面对,吾岂是那等卑躬屈膝之辈?

 

锌隔从昨天开始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自己在寻找“食物”的时候用了很大代价才躲过一群猎犬修女的围追堵截,耗费掉大半时间。本以为脱离危险了,却没过多久就遇上了……这个家伙。

 

少年的脸在昏暗的夜色里模糊难辨,视线复杂,倒是搭在双刀上的手没有动摇。

 

血族抑制住多日未进食的痛苦,注视着圣徒采取行动。

 

……来吧,灰——不,辉者,我们都应该坚守自己的正义。夜刃闭上眼。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曾经唯一的朋友……

 

——“哈,圣徒辉者。”

 

接下来,用尽全力的嘶吼击打着耳膜,关闭视觉后格外敏感的听觉感官清楚地听到利刃撕裂空气的声音,铁靴踏上地面的声音,那个白痴的心跳在胸腔里“噗通噗通”加速的声音,这一切的一切像是在黑暗中被减速的声带,缓慢而带着不可抗力地收束成一束死亡乐曲,向血族宣告着又一次终焉的到来——有一种置身事外的安静,莫名在耳边渐臻清晰。

 

是日光普照大地的时间了。

 

这次被杀掉后,下一次睁眼,就是在太阳之下了吧?

 

辉者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堪堪在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夜刃就能感到冰凉的刀刃一把贴上了脖颈的皮肤,而另一把抵在自己胸口,心脏的位置。

 

肌肉的触感告诉他,名为辉者的圣徒在颤抖。

 

熟悉的痛楚没有如期而至。

 

“够了……真的够了啊……”辉者的双手死死抓住刀柄,嗓音中带着明显的沙哑,“茄子,老子找了你那么久……你以为老子真的想杀你吗!”

 

“你以为老子为什么加入圣地?”

 

“你以为老子为什么决定铲除异族?”

 

“你以为老子为什么做了那么多努力?”

 

“哐啷”

 

刀刃撞击地板,清脆的声音。

 

云层微微散开,月亮的皎洁清辉洒下。夜刃看清了——辉者脸上的泪痕。

 

“我想给你报仇啊,茄子……”

 

辉者仅仅犹豫了两秒,随即立马将双手向前探去,紧紧抱住了夜刃,将年轻的血族禁锢在在自己的怀抱里,带着失而复得的恐惧。

 

“茄子,你知道在意大利再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心里是什么感受吗……”

 

入目满眼的断肢残骸,怀中修女的尸体渐渐流逝掉生命的气息,而一片血色和杀戮的始点——支撑自己踏入战场的少年眉目冷淡。

 

刹那间,令人窒息的情绪蔓延开来,让他害怕得浑身发软,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一层流动的黑里,彻骨地寒冷。

 

那种迷惘织成的绝望,至今仍不休地网住辉者,少年不由得愈加用力将夜刃牢牢圈在自己的臂弯里,头埋在夜刃的颈窝,怀中体温冰凉的血族令他感到无比安心。

 

“……这就是你手下留情的原因?”

 

难得有一丝缓和的气氛被打破,空气中未散的剑拔弩张蓄势待发。

 

“对我来说,这个理由足够了。”

 

“哈……幼稚。”夜刃喘了几口气,把因为周身隐隐作痛的伤口而快要溢出的呜咽压回喉咙,湛蓝的双眼望着泛起鱼肚白的天际,“圣地的人可不会相信你的说辞,对吸血鬼见而不杀,够你死几百次的了。

 

“吸血鬼以人血为食,以杀戮为乐,老子一个都不会放过。但是茄子,”辉者把头埋的更深了些,“你听着,我知道你不一样,你是个好人!”

 

“而且你可是我兄弟,我怎么可能对兄弟出手!”

 

“什么兄弟什么好人,你对我有多了解,我现在就是个异端,懂吗!”

 

“我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不懂!”

 

“那你动手啊!”“老子就不!”

 

辉者的对呛让夜刃一时气结,双手又被压制,他铆足力气屈起膝盖在少年腰窝处狠狠顶了一下,辉者却一动不动,连呼吸频率都没变。

 

……这家伙!

 

突然,没有痛苦掩埋,吸血鬼源自灵魂深处的饥饿感又猛地冒头。

 

夜刃因进食的渴望而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

 

“好啊。”夜刃听到自己说,“既然你不杀我,那么现在我饿了,麻烦你起来一下,放我去‘狩猎’,如何?”

 

他刻意加强了“狩猎”这两个字的音节。

 

果然,辉者的身体立马僵硬了,双臂突然收紧,硬邦邦的手臂肌肉让被他紧紧抱着的夜刃感到一阵窒息的不适。血族无声地笑出来,视线依然停留在远方那片因遮蔽了初晨朝阳而泛红的云上。

 

一夜的战斗、躲藏和死而复生的消耗早已让多日未进食的夜刃超过了能承受的极限,不久前他还将目标锁定在离这里不远的医院上,那里有足以填饱肚子的血袋储量,但辉者的突然出现令他乱了计划和阵脚,现在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赶到医院拿到血袋了,更何况——

 

天要亮了。

 

饥饿和阳光的双重死亡威胁步步紧逼,夜刃却突然放松了自成为吸血鬼后,心中快要绷断的那根弦。

 

面对死亡的不死黑魔导士,要淡定自如,坦然自若啊。

 

夜刃告诉自己,同时他也明白辉者不可能不知道他目前的状况、

 

那么,最终是选择铲除异端呢?还是,顾及所谓的兄弟情谊呢?

 

夜刃没有再刻意压抑住笑意,他先是无声地笑,呜咽般的笑,再是泄露出几个音节的笑,到渐渐放开的笑,最后是没有顾虑地大笑,笑到颤抖,胸腔里却传来雷震般的闷痛。

 

啊啊,真是狼狈,怎么能在敌人面前如此丢失仪态,这种要求不可能答应的吧?毕竟这家伙可是口口声声说要手刃吸血鬼的人……咦?

 

唇上突然传来皮肤的温暖触感,紧接着,身体兀地失重,眼前的美丽云朵消失不见,视野一片天旋地转。

 

辉者一手搂住夜刃的肩膀,另一手穿过他的腿弯,将愣神的血族打横抱起,疾走两步,一脚踹开天台的铁门,在阳光肆意挥洒的前一秒闪身进入。

 

辉者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然而他也是想清楚了的——在很早以前。

 

“好险……差点就晚了。”察觉到怀里血族的呆滞,辉者提醒性地颠了颠手臂,低头问道,“茄子,你怎么不喝?不是饿了吗?还是我露出来的地方太少了?”

 

语毕,少年又将衣领往下扯了扯,让自己的脖颈更加贴近血族的嘴唇,示意对方快点吃。

 

“但是茄子你在吸血鬼那一边居然连饭都吃不饱,他们未免也太苛刻一点了吧。”

 

“你这家伙……”

 

“……脑子是蒜瓣做的吗!!”

 

夜刃睁大眼睛,下一秒双手使劲推搡着辉者的脸,直到它完全变形,同时双腿胡乱踢蹬。辉者一下子没防备,让夜刃逃离了自己的怀抱,夜刃没了束缚后转头就跑,方向是刚才他们进来的那扇铁门,显然一副慌到阳光是自己的致命大敌都忘记了的样子。

 

可夜刃还没走出两步手臂就被抓住,一股大力袭来,拽得夜刃生生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倒去,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体力本就严重透支了,这一下更让血族的双腿一阵发软,靠着墙滑坐在地上。

 

头顶被阴影笼罩,夜刃看见一只手撑在自己左耳处,辉者带着怒气的声音从发顶传来。

 

“茄子你干什么!外面太阳可是都升起来了,找死吗!”

 

“……我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对吸血鬼主动献上血液!”

 

“不是是你说的饿了吗!”

 

“我又不是让你给我血的意思!”

 

“啊啊烦死了我才搞不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辉者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总之,是我自己给你喝血的,这是我自己的意志,仅此而已。”

 

后脑勺被突然扣住,紧接着辉者俯下身来,夜刃看着浅浅藏在脖颈皮肤下的血管离自己越来越近,鼻端若有若无的鲜血气味愈加浓郁,血族甚至隐隐约约能看见动脉里流淌的温热琼浆,夜刃不由自主微微张开嘴,獠牙冒出,就要遵循身体本能地那一刻——

 

不行!

 

夜刃猛地别过头去,尖牙深深咬进自己的下唇,拼命抵抗鲜血带来的致命诱惑。

 

然而后脑的手却不容他抗拒,缓慢而坚定地用力,直到夜刃别开的侧脸碰到辉者露出的侧颈。

 

“茄子,我曾经立下誓言,如果你成了嗜血的怪物,我一定会亲手杀掉你,但后来我发现……就算成了吸血鬼,你却从来都只喝血袋里的血,也从来不伤害普通人……所以我就想,‘可能茄子只是身体变成吸血鬼,而内心,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夜壬吧?’。”

 

“我知道吸血鬼没有血活不下去,既然如此,就让我做你的食物。这样不就好了?不用担心害怕伤到普通人。至于血量不用担心,反正茄子你胃口小的跟女孩子一样。”

 

“你说谁像女生了——?”

 

夜刃刚扭着脑袋抗议,辉者趁机让他漏出的尖牙划破一小块皮肤,流出的丝丝血液不多,但足以让一个饥肠辘辘的吸血鬼为本性所控,辉者清楚地感到怀中躯体兀地僵硬,继而开始小小地颤抖。

 

辉者知道夜刃已经忍不住了。

 

“咬下去,茄子。”

 

下一秒,痛楚从侧颈传来——

 

“……要是很疼的话,就、就立马推开我……”

 

“哈…放心吧,对老子来说,这点程度算什么!”

 

夜刃饿极了,滋润干枯喉咙的鲜血让他没有闲暇的余地再去接辉者的话茬,他整个人趴在辉者的怀里,两只手搭在少年的肩膀上,抓紧了手下的布料——为了防止喝得太快会失控,他尽力控制自己小口啜饮,进食便变得格外漫长起来。辉者轻按着夜刃的头,在心里暗自感叹吃饭的茄子真是乖巧,明明是血族,给人的感觉却像……一只猫一样。

 

不,按照茄子的喜好,也许叫什么不死的黑魔法猫会更好?

 

<< 

“茄子,还站的起来吗?”

 

夜刃没有说话,抹掉嘴角残留了血液,抓住辉者递来的手借力站起。

 

“把脖子上的血擦一擦。”

 

“啊?脖子?”

 

夜刃指了指辉者的侧颈,辉者一愣,伸手一摸,果然,牙洞是不见了,却有半湿润的触感。少年用袖子胡乱擦干净,又把沾了血污的那部分挽起来藏好,末了,看夜刃也已收拾完毕,辉者手臂一捞,勾住了血族的脖子。

 

“茄子,吃完饭怎么都不带把盘子洗干净的?”

 

血族的耳根一红,别过脸去。

 

“……没怎么用过这种方式进食而已。”

 

两人就这么走下楼梯,一路上辉者负责侃大山,夜刃负责听和反讽两句以及炸毛,清晨的阳光愈加强烈,城市的喧嚣繁华会在它根植的某个地方冒头,随即席卷一切。脚步最终在分岔口停下——连接着两个不同的世界,光明与黑暗。

 

辉者看着夜刃向他摆摆手算是告别,然后转身踏进通向地下车库的楼梯间。

 

——血族面前是永不到底的连绵黑暗

——圣徒背后却是万籁俱寂的璀璨光明。

 

辉者捏紧拳头,看着夜刃的背影最后消失的那个拐角,目光灼灼。

 

“茄子,下次进食的时候,可再别忘了帮我也收拾干净啊!”

 

空气中隐隐传来一声哼笑。

 

“你能抓到我再说吧。”

 

 

 


评论(9)
热度(37)
© 秦二半 / Powered by LOFTER